您的位置: 主页 > 香港特码分析网 > 一三二章:清风明月观。

  “火特别大,当时我就坐在下面,我心想着完了完了,明月这回要被烧死了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但没想到清风师兄突然飞了过来,真的,他就那么飞过来的,我都看傻眼了,以为是天神仙灵了呢。”杜衡拿起一块桃花糕,小小的咬了一口,继续说着那天的场景。

  明月就记得当时她看到了清风,然后就晕了过去,如今听了杜衡说的话,将那碟子桃花糕都拿到了跟前,说道:“你快说,说完了再吃。”

  杜衡一愣,看着碟子里美味可口的桃花糕,伸手将嘴角的碎屑擦干净,回想着那天的情景,说道:“风突然变得很大……教主看到清风师兄,便飞身过去要将他拿下,但师兄毫不畏惧,就那样紧紧的将你搂在怀中……”

  阿汉布德看着这个突然冒了出来的道长,飞身到他面前,一挥广袖将袖中的毒蛇甩了过去。毒蛇吐着蛇信子狰狞的朝清风而去,看起来一场可怖。

  而此时清风已经将明月救了下来,他眉头一皱,仍是紧紧地抱着明月,伸手将五月铃抛到空中,口中默念咒语。

  随即只见金光一现,那毒蛇被困在了符咒当中其中再不能动弹。只要它稍稍再动上一下,符咒就会灼伤它的蛇身。

  阿汉布德见罢,眸光一凛,心觉这个小道士还有几分本事。他朝清风这边扑了过来,伸手便往清风身上拍出一掌。这掌法极为霸道,若是中了此掌必会经脉断裂,吐血而亡。

  等等,明月眉头一蹙,面上满是担忧,却又不解的说道:“可是师兄并没有受伤啊。”

  “我还没说完呢,你到底要不要听了?”杜衡不满的翻了个白眼,又眼巴巴的看着那碟子桃花糕。

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又冒出了两个老道长,其中一个白胡子道长用他的拂尘将清风和明月卷到了一旁,阿汉布德那一掌落了空,却将那天神之相震碎了。

  那天神的原身乃是阿依瓦,阿汉布德见到如此场景,自然是不会放过这几个坏他好事的人。

  长渊老道见阿汉布德竟然将他的乖徒伤成这样,气的白胡子都倒竖了,也不管跟子虚老道的过节了,二人联手对付阿汉布德。

  子虚道长和长渊道长道法深不可测,二人联手还不将阿汉布德打的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。

  纵使阿汉布德的武功再厉害,蛊毒再高明,也不可能打得过长渊和子虚。阿汉布德被打的吐出一口血,看向台下,叫道:“你们为何不来帮我!”

  但台下众位却仍是喝着小酒笑看他落败,圣女将杜衡抱在怀中媚笑着说道:“怎么,事到如今教主你还没明白吗?你自认为是你的人的护法,早就成了我的人了。我为何要救你,你一死,天一教还不是由我做主?”

  说罢她看着子虚和长渊,不屑的说道: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我何不坐收这渔翁之利?待他们打你打的累了,我们再一同将他们拿下。阿汉布德,你便安心下去陪你的阿依瓦吧!”

  “什么?他们要合伙对付我师傅?那最后怎么样了?”明月焦急的问道,虽然如今长渊和子虚两个老道都好生生的在道观里,半点毛病都没有。

  “……你能不能让我说完啊?”杜衡气哼哼的抱胸说道,“他们都中毒了,毒是我下的,我假意归顺圣女,其实早就悄悄在酒中下了毒。若是他们去救了阿汉布德,恐怕还不会中毒,但偏偏没有去。”

  “你是没见过圣女的百宝箱,不,应该说是百毒箱,里面的毒药起码得有一百多种,个个都是要人命的。我就悄悄的拿了一瓶无色无味噬心散,说起来就是圣女太相信我了,唉,他们苗疆人肯定没听说过一句话。”杜衡叹息了一声说道。

  杜衡冲明月眨了眨眼睛,一脸淫笑的说道:“男人靠得住猪都能上树,男人的话是不可信的,她就是相信我的话,所以才会如此,嘿嘿嘿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门便被人推开了,二人看去,只见清风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,朝杜衡说道:“你哥哥要去桃花泉挑水,你也一起去吧,明月观的水也快用完了。”

  杜衡的哥哥杜默当时就在难民当中,后来随着杜衡一起来了望北山,一个在清风观,一个在明月观。

  “是。”杜衡虽然嘴上应下了,但却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。清风师兄总是如此,每次来给明月送药都要支开他,还每次都让他去挑水,哪怕让他出去玩儿也行啊。

  杜衡又拿了两块桃花糕,嘴上说着是给杜默拿的,其实只是想自己吃了。自从来到清风观,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桃花糕了,每天吃十几块也不会腻。

  他拿了桃花糕后不情不愿的走到了门外,深深的看了明月一眼之后才关上了门。他的眼睛一亮,决定偷听他们二人说话。

  其实他看得出来清风喜欢明月,明月也喜欢清风。可他们就是这样不温不火的耗着,他们不急,倒是急坏了他。

  “给你拿了蜜饯,喝完药吃些蜜饯就不苦了。”清风淡淡说道,又朝门外一看,便见一个黑色人影趴在门上侧耳倾听。清风的眉头一拧,拿起一块桃花糕掷去。

  桃花糕穿透了木门,还好杜衡眼疾手快的躲到了一旁,否则就要被桃花糕打中了。他吓得忙伸手抚着胸口,口中念道:“吓死我了,吓死我了,还好小爷我身手敏捷啊……”

  明月喝完了药,惬意的将蜜饯含在口中,状似不经意的问道:“你几时回长安?你母亲恐怕不会让你继续当道长吧?”

  清风知他心意,嘴角一勾,笑道:“不回去了,有楚风凝在就行了,我无大志,只想修道成仙。”

  她不禁想起那日在轮回境里看到的前世,叹了口气,心想着这样也好,他们本就不该有感情的。

  “假的,我资质愚钝,又心挂红尘,如何成仙。”清风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轮回境里的镜像你没看完,上神说在我们都变成桃花之前,再给我们一世情缘。”

  这话一出,明月却没有欣喜,反而皱着眉头说道:“那我们来世就不能在一起了?”

  清风的眼中满是柔情,轻轻的将明月搂进怀中。明月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,又像是回到了他们在山下时,清风带着她骑马的日子。风轻轻穿过他们的头发,绕指缠绵,将他们的发混做一处,像是挣脱不开了一般。

  “好,只争朝夕。”明月的嘴角一勾,轻轻的闭上了眼睛,脑中满是他们曾经在桃花林中的一幕幕,终是轻声说道,“师兄,带我去桃花林看看吧。”

  明月的伤还没好,仍旧坐在轮椅上,清风推着她慢慢走进了桃花林。十月的桃花早已败落,只剩下枯竭的树枝。白姐一肖中特马。落叶随风摇曳,满是凄凉。

  “桃花都落了。”明月的声音有些惋惜,她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桃树,她还记得这棵桃树,上面还绑着一根红绳,红绳上系着一块小牌子。

  “没有落。”山风吹过他们的衣袍,满是眷恋,清风负手而立于此,道袍一挥,眼前便从枯黄落叶成了满片桃林。

  桃花真美啊,像是要趁着这一瞬绽放出它们最美的时刻,微风拂过,花瓣扑簌簌落了下来。明月伸手去接,几枚花瓣落在了她的手心。

  “昨晚师傅和师叔商量着要把两个道观合成一个道观了,师傅说叫清风明月观,可是师叔不答应,非要叫明月清风观。”清风轻声说道。

  明月一愣,手心的桃花消失不见,她回过头来,毫不让步的说道:“不行,就叫明月清风观,清风我告诉你,你们清风观不能在明月观前面!”

http://www.848699.netwww.848699.com,香港特码分析网,www.222787.com,www.222991.com,www.222880.comwww.848699.com,香港特码分析网,www.222787.com,www.222991.com,www.222880.com
118kj现场开奖记录| 六合同彩开奖记录| 香港马会预测信息中心| 六和彩开码结果| 九龙图库彩图大全| 宋绍光内部版另版彩图| 香港六合总论坛| 护民一点红图库彩图| 保时捷高手论坛| 平码二中二最准的网站|